一抹阳光的洗礼

2020-03-20 07:26:53来源:法制日报  编辑:张昕阳

  杨金坤

  连续几天的沉闷雾霾,终于被寒冷的西北风吹走,天空湛蓝湛蓝的,没有一丝云彩,太阳露出了笑脸。

  阳光,像一个调皮的孩子,任何一条可以容身的裂缝,它都不会错过。此刻,一抹阳光正逼仄着身形,透过阳台上的玻璃和门窗的缝隙,静悄悄地溜进了我的书房,爬上了我的书桌。让我不得不搬把椅子端坐在阳台上,和它捉一会儿迷藏。我伸开手,想一把捉住这个小东西,可明明已被我攥在手中,它却不知不觉地就跑了。我只有尽可能地舒展开身体,让这调皮的小东西在我身上,任性地爬来攀去,并浸入我的每一根毛孔。

  此时,天空蓝蓝的,太阳暖暖的,窗前静静的。我任凭这小东西在我体内映照、反射到每个细胞,我感觉我身体里的每个毛孔都痒痒的,一团团热气从毛孔里钻进去,慢慢地又扩散到全身,整个人仿佛被托起来了一般,轻飘飘的。此时,周遭事物仿佛完全不存在,我忘记了一切,忘却了尘世的烦躁,随之而来是一种久违的、眩晕的幸福。

  我惬意地享受着这份温暖、宁静、自然的心境。

  不一会儿,我酣然入梦。在梦中,我神游四极八荒。

  我梦到坐在屋南一隅晒太阳的白居易,微闭双目,“杲杲冬日出,照我屋南隅。负暄闭目坐,和气生肌肤。初似饮醇醪,又如蛰者苏。外融百骸畅,中适一念无。旷然忘所在,心与虚空俱。”的诗句,从口中吟咏而出。如饮美酒佳酿,浑身都洋溢着慵懒醉意的周邦彦,则悄悄地问我:“冬曦如村酿,奇温止须臾。行行正须此,恋恋忽已无。”你信吗?  我还梦到,正在南墙根“晒爷爷窝”的爷爷,打个哈欠,伸伸懒腰,擦一把睡梦中流出的哈喇子,用旱烟袋敲敲我的脑袋,说:别听文化人忽悠,还是“阳光是个宝,晒晒身体好”这句话,最实在。

  一梦醒来,许多以前未想明白的事情,在这一刻省悟了,一颗躁动的心,变得宁静释然了。

  经一抹阳光的洗礼,内心得以温润,心灰尘得以清扫,灵魂得以升华。

  我变成了一个全身透明的婴儿。

  (作者单位:山东省临清市检察院)

 友情链接

/ 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