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河边

2020-05-09 07:49:47来源:检察日报  编辑:纪梦阳

  杨家才

  终于可以走出家门,去迎接这个久违的春天了。青草,垂柳,繁花,长河,夕阳,多美的画面,漫步在大运河畔,我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坐船过河的情景。

  儿时,母亲带我去姥姥家,大运河上的一个渡口是必经之路。走到这里,人困马乏的我立刻变得精神抖擞,因为乘船过河在我是一次美美的享受。从河堤顺着长长的斜坡下去,到了渡口,跳上船,我拿出弹弓向着河面弹射,看“子弹”溅起朵朵浪花。更好玩的是用小瓦片在河面上“打水漂”。船到河心,我俯下身子,手臂用力一甩,那瓦片在水面上欢快地蹦跳着飞向远处,留下圈圈涟漪。那“前波未灭后波生”的诗句,是否也因此而写就?这时,船夫两手抓着一根两头分别系在两岸的长长的丝绳,已“一步一步”地把我们悠到了对岸。

  渡船河东河西的往返,时光慢慢走远。如今,母亲已归于尘土,那渡口也完成了历史使命。那里有了桥,“天堑变通途”,渡口已了无痕迹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——那渡船悠悠的画面何处找寻?

  思绪慢慢飘去,我抬起头,沿河北望。仿佛又回到了运河岸边那个叫代家园的小村庄。姨妈家就在这村上。我上小学四五年级时,在那儿住过几天。姨妈邻居家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特别喜欢听故事,和我熟络后就总缠着我,要我讲故事,还张开双臂比划着说“讲个‘这么长’的故事”。我读过的书有限,心中的故事更少得可怜。于是把刚从收音机上听过的《海水为什么是咸的》故事拿来贩卖,在河边的大树下她竟听得入迷:……一位船长得到一件宝贝石磨,它可以磨出你想要的任何东西,大船行驶在海上,船长就让石磨磨盐。石磨于是磨呀磨,磨呀磨,盐越磨越多,可船长却忘记了让石磨停止的口诀,船最终沉入海底,直到如今,那石磨仍在不停地磨盐,海水就这样变咸了……

  几天后我要回家了,小女孩依依不舍地向我挥手,说:“大哥哥,下次来多给我讲些长长的故事。”为了这恳求,我回去后千方百计找书来读。可再去姨妈家时,那小女孩却搬走了。

  现在,代家园整个村庄已经拆迁,融入了高楼广厦的城市中,爱听故事的小女孩你去了哪里呢?也已为人妻为人母了吧。纵有再多好故事,说与谁听?

  暮色笼罩了四野,该回家了。回望星光下的长河,不禁让人心生敬畏。流年似水,水似流年,我们该怎样生活,才能谱写出血脉流转的故事?

  (作者单位:河北省沧县检察院)

 友情链接

/ Links